高三备考中一切随缘 ,

多担不团,

没有属性,

别管我太多。

919发团专预告

国庆日更三天,5000+

929发团专

同理。

1009发预告或者团专,二者其一

我日更十天。

进监狱啦。下周会把一些囤着没发的都发出来。

我今天看了一下好多写完了没发?

大概有七八个短篇。

这个诡异的如同仓鼠囤坚果一样的习性。

唉……其实我就是懒得复制粘贴,为什么没有一种可以让备忘录里的文字自己到lof的软件。

【坤廷】臭死了

*ABO预警 双A预警

校园。冤家路窄。双学霸。

大厂男孩客串。

“说说吧?”周锐坐在办公桌前,已经是第一节课上课了,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都去了班级,周锐刚看完二班的早读课,第四节才是他的课。

桌前站着两个男孩,脸上都带着伤,朱正廷皮肤比较白,看起来更吓人一些,眼角染上了青紫色,加上蔡徐坤几拳力道不小,全往脸上打,他看起来有了楚楚可怜的架势。

蔡徐坤脸上干净很多,也就嘴角肿了一些,朱正廷打人不好打脸,好打身子,蔡徐坤肚子被灌了几拳,现在都有些疼的抽抽,他偷看了眼朱正廷,不动声色地往一边挪了半步,办公室里开着空调,没开窗,朱正廷刚打完架,荷尔蒙散发连带着信息素都浓了不少。

蔡徐坤想起他和朱正廷打架的理由,都想抽自己,分化后彻底进入成年人的世界,蔡徐坤今天刚从医院出院,他分化为了ALPHA,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第二性别,蔡徐坤一进校门就绷紧了精神。

他闻到了一股葡萄酒的味道。谈不上香也算不上臭,但是蔡徐坤恶心的反胃,甚至好脾气的他还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拳头,就想把那个葡萄酒抓出来揍一顿。

事实证明葡萄酒绝对也看他不爽,他和葡萄酒正面撞上才认出来,这个家伙是六班的朱正廷,对方阴沉着脸,看了他一眼,蔡徐坤体内ALPHA的好斗因子出现,加上刚觉醒,简直一点就炸,蔡徐坤稳住呼吸,试图从左边和他错身而过,对方明显也准备这么做,但是两个人脚步一致差点撞上,蔡徐坤被葡萄酒搞得心神不宁有些不耐烦地抬头看了眼朱正廷。

就这一眼,点燃两个ALPHA,他的拳头打到朱正廷脸上的时候,还有些走神,意识仿佛游离在躯壳之外,有的只是本能的好战,被周锐拉开的时候两个人才清醒了一点,这个架打的不明不白。

但是都很疼。蔡徐坤感叹朱正廷的力气真的很大,估计自己肚子已经青了,也不知道是造什么孽,打了这一架还轰轰烈烈的被抓到办公室教育。

周锐明显很忙,两个男生又耻于开口,彼此忍受着对方恶心的信息素,蔡徐坤深吸一口气,对上朱正廷的眼神。有点尴尬,对方眼睛里就写着几个字,“你也太臭了吧?”

蔡徐坤回敬对方,“你也不香。”

周锐看着他们眉来眼去,咳嗽一声。拍拍桌子。“怎么回事啊?还不说?等着我找朱星杰和岳明辉过来是吧?”

“等一下……”朱正廷先开了口,蔡徐坤有些意外地看向他,朱正廷屏住呼吸,蔡徐坤那股薄荷味堪比食堂的馊掉的剩菜,他再不说就要面对岳明辉的唠叨和蔡徐坤的攻击,太不划算了。

“我们喜欢上了同一个OMEGA。”

“嗯?”蔡徐坤瞪大了眼睛看他,周锐倒是八卦的不行,眼神在他们两中间转了几个来回,他可没听过这个事,学校里那个漂亮OMEGA被这两个家伙看上了啊?

看到蔡徐坤的反应又怀疑朱正廷是在搪塞他。“哪个班的?”周锐点点桌面,朱正廷吞了口口水刚要回答。

“蔡徐坤说。”周锐先开口了,“我一班他六班。”蔡徐坤交代,他也知道周锐问的是谁。但是鬼知道哪个班的。根本就不存在这个OMEGA。周锐皱眉,觉得有些好笑,摆摆手。“谁问你这个,人家OMEGA哪个班的?”

“这个不好说。”蔡徐坤摇摇头,朱正廷跟着摇,蔡徐坤屏息,大哥别摇了,烂葡萄又出来了,带着大自然发酵的恶臭气息。

“怎么不好说?怕老师说出去啊?不会不会,我只是帮你们调节一下。你们说了我就不和你们班班主任说。可以吧?”周锐望着他们,心里有了算盘,所以是骗我的吧?

“三班22号。”朱正廷咬牙说了一个人,反正周锐老师也不会那么无聊去查这个人是谁的吧,

啊,周锐的脑子迅速转了一圈,三班是秦奋的班级,一会儿他就去问秦奋他们班二十二号是什么天仙。

蔡徐坤佩服朱正廷睁眼说瞎话的潜质,周锐叹了口气,蔡徐坤是他班上的,朱正廷虽然他没有教但是也耳闻一二,好学生在老师的谈话里都会涉及。

偶练高中一个年段十个班,平时分成上下两个部管理,一到五班一个部,六到十班一个部,周锐属于上部的老师。

年段里都知道上部的蔡徐坤和下部的朱正廷,平时生活管理是分开的,但是成绩还是排在一起说的,蔡徐坤和朱正廷座位尖子生自然出名,还有个原因,他们两的长得惹人注意,正是荷尔蒙无处安放的年纪,长得好看的人就特别出挑了,一问还是年段里的有名人物更加敬仰了。

“来握手言和一下,我就不和你们班主任说。”周锐点点桌面,蔡徐坤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朱正廷抓住了他的手,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一般,朱正廷没能忍住,咳嗽了一声,周锐是个BETA对信息素并不敏感,也自然察觉不到这两个优等生的较量,看他们没事了也就摆摆手,不再纠缠。

“回去吧。”周锐的话语一下,蔡徐坤先一步走出了办公室,朱正廷不想离他太近,刻意留了点距离,蔡徐坤走过年段的走廊,第一节课已经开始十几分钟了,他掐指一算,第一节课是语文课,想起语文老师,蔡徐坤小跑两步,韩老师话可不少。

“周锐肯定会和杰哥说的,你也做好准备找班主任吧。”蔡徐坤跑到三班门口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个烂葡萄,回头对朱正廷嘱咐,朱正廷点头,他这张脸也难逃过岳明辉的魔掌,刚刚在周锐那不过是权衡之策,何况,朱正廷扫了一眼蔡徐坤,好好一个ALPHA怎么能这么臭呢?

等到朱正廷顶着一张花花绿绿的脸出现在班里大门口的时候,还刻意低头喊了句报告。

“干嘛去了?”岳明辉拍了拍手里的练习,“迟到多久了?问你话呢,低着头干嘛?”

“周老师留我了。”岳明辉推了推眼镜,班里也没有姓周的老师啊,说谎不打草稿。“说实话。”

“真的是周老师找我。”朱正廷犹豫着把头抬起来,底下看热闹的同学先吸了一口气,“这是怎么了啊?”岳明辉从讲台上下来,扒拉着朱正廷的脸,“大早上干嘛去了?”

“有一点小摩擦。”岳明辉皱着眉头,拍拍他的额头,朱正廷疼得皱眉,没敢叫出来,“小摩擦?你这是火星擦地球了吧?”

“和谁打架去了?”朱正廷咬牙,没说。岳明辉看着五十几双眼睛盯着他呢,也没打算继续问,把朱正廷拉进教室就继续上课了。

朱正廷刚坐下呢,旁边坐的小姑娘就先凑过来问了,“怎么回事啊?”朱正廷笑着摇摇头,前桌的黄新淳在抽屉里扒拉出一罐云南白药喷雾,加上一盒创口贴,放到朱正廷桌上,“你要不要先去医务室?”

“没事。”朱正廷摇头,看起来恐怖,但是其实都是小伤,也不知道蔡徐坤被他打的伤怎么样,衣服遮着,他完全没有成就感。

周锐一开始抓着他们,还以为是蔡徐坤单方面殴打呢。其实朱正廷自己知道他也没留一手。

“对了,新淳。”朱正廷戳了戳黄新淳的背,“你有类似除臭剂之类的东西吗?”

“啊?”黄新淳有些疑惑地回头看他,手上记笔记的手还没停,“我带那玩意儿干嘛?”

“每个ALPHA都应该拥有。”朱正廷叹口气,“否则不是伤神就是伤身。”

“什么鬼?”黄新淳摇摇头,不打算继续和开小差,岳明辉上课节奏特别快,他已经放弃了两个完型选项和朱正廷说话了。

“算了。”朱正廷翻出卷子,对着同桌的答案对了一边,乖乖听课。

“下课。”岳明辉放下卷子,摘下眼镜,冲朱正廷勾手,“正廷,你和我走。”

朱正廷老实跟上岳明辉,对方对着几个问问题的学生摇摇头,“晚上自习我会来,你们晚上再问,我先收拾一下他。”

几个学生有些同情的看着下部的风云人物。理解的散开,岳明辉抓着朱正廷先往办公室走。

“我看你就是肝火旺,又熬夜,大清早的惹了谁啊?对方脾气估计也爆。哪个班的啊?周锐抓了你居然不和我说。他有说要上报年段吗?到了张段长那里我可就保不了你了。”岳明辉一路抓着他教育,朱正廷低着头跟着他,就保佑不要见到周锐就好。

“来我看看,你到底有多疼。”

“不好吧?老师。”

“掀起来我看看!”

“算了吧。”

“少来这套。”

岳明辉一进门就看到朱星杰在教训蔡徐坤,一个死命把他的衣服往上拉,一个宛如小媳妇似的拉着衣角,死活不松手。

“怎么了,星杰。你们班宝贝又干嘛了?你还在办公室脱人家衣服。”岳明辉坐到自己办公桌前,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朱正廷坐下。

“上课迟到,半节课,老韩找不到人,先报到我这里了,我在班级门口堵到他,直接领到办公室了,说是打架了,对方还很惨,也不知道被谁抓了,还和我吹牛呢。我一看就一个他肯定是别的地方受伤了。”
朱星杰一眼对上朱正廷,吓了一跳,“怎么了,正廷摔倒了哪?”

“打架了,刚刚上课迟到,顶着一脸伤就进来了。”岳明辉指了指朱正廷,和朱星杰一对视,电光火石间串起来朱星杰的话,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哎呀,岳岳,你们班那个朱正廷不行啊,点名说看上了人家秦奋班的卜凡。”木子洋在隔壁办公室听完了八卦,就跑来和岳明辉嘚瑟。

“人家不仅是个ALPHA,还一米九。虎背熊腰的。”木子洋一进办公室就觉得不对劲,看到岳明辉脸色凝重,还带着带伤的朱正廷。

岳明辉显然是知道卜凡的,但是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蔡徐坤你把衣服掀起来,我看看你受伤了吗?”岳明辉盘算着,如果没有我就补几拳,把朱正廷都打成什么样了。

朱星杰拦着,“干嘛呀,学生也有隐私。”岳明辉拍开朱星杰,“你少来,我还没傻呢!打我班学生你当没事啊!”

朱正廷脸色苍白,还在回味木子洋的话,二十二号怎么能是卜凡呢?他的一世英名啊!

蔡徐坤捂着衣服往后躲,他的一世英名啊!该死的烂葡萄,一节课不见,还是那么臭。

TBC


安心填坑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我还是会开坑。

喜欢美男子,觉得我是在欣赏美。

要求男女平等,是不是该从解脱框架化男女开始?

我不觉得有什么事男生可以做,女生不能做,相反也同理。

非大奸大恶之事,就该给予应该的尊重。

读的书越多,越反思,有时候觉得失望至极。

也许该做愚人。


起因是今天的智障自拍照。

来。 @企鹅啾 729在线脱粉回踩。

还要求我挂她!看了我的照片还笑我!

干啊!老福特!

那些可能看到我自拍的589个人。

忘了吧!

【坤廷】臭死了

*重看了自己写的一篇文。

取A互相厌恶彼此气味设定。

道貌岸然笑面虎坤×白眼一翻就要打你廷







“站好!别以为成绩好违纪可以轻饶。”周锐点了点两个男孩,蔡徐坤点头,挪开了半步,周锐抓着他的衣服把他拉回来,朱正廷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头。

“老师!罚站也要站一起吗?”蔡徐坤忍不住,僵着脸看向周锐,“我觉得我需要一个人沉浸一下。”

“不需要,你们好好站着,我一会儿改完这个表格要带你们去找班主任的。”

蔡徐坤皱眉,看着同样不耐烦的朱正廷。真臭啊!这是什么烂葡萄的臭味。

朱正廷屏住呼吸,蔡徐坤是不是分化没洗澡,他可是闻到了该死的酸臭味夹着鱼腥味。恶心地他要反胃。

周锐的动作不算快,等他好了,蔡徐坤觉得自己已经有点眩晕了,“说声对不起,老师就放过你们了。”

周锐双手在胸前交叠,指了指两个学生。

“对不起。”朱正廷弯腰鞠躬。蔡徐坤随后跟上,“是我太冲动了。”

“好。回去吧。”周锐的工作还没做完也就不为难了,蔡徐坤松了一口气,赶紧往三班跑。朱正廷拖着脚步,刻意拉开和他的距离。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

蔡徐坤/朱正廷,可真臭。

平安喜乐,自在逍遥。

做人难得八字。

希望他们能拥有。

但是不顺心不顺眼往嘴里吞,

也不会去叨烦他吧。

小孩都是可可爱爱,世间总是纷纷扰扰。

【坤廷】你这个小骗子 下

全文9K5

上文

龙族太子坤X桃花妖廷

你们看到这篇的时候,我已经抱着老人机在学校了

第一次写那么长的短篇




龙族太子之剑,约莫一米长,剑柄上篆刻着龙族祖先先训,“为鱼安身,为龙则济世,”太子名讳带坤,被长老们赐字奎。剑身是万年玄铁打击而成,在大战陪着太子斩杀邪魔无数,太子年幼名震三界,都说人无完人,太子如此厉害长相却难以见人,不少仙子都黯然神伤,直到之后邪魔被打的零散,天界也算带领了众仙得到了胜利,庆功宴上,太子凭借一张俊逸的脸,再次名震三界,冷言冷面的太子和蓬莱仙岛的小神仙被传成了三界焦点。


姑娘们在仙界排行上总结蓬莱的小神仙,邪魔大战没人见过,他的一支桃花箭人人知道,有人道是桃花箭一出必有邪魔人头落地,这位是艳若桃花的面容,太子一把玄剑,遇魔眉头都不皱,战场上没人敢多靠近一份,怕被太子剑气连带了,这位如清风俊朗。


现在小神仙像个小孩一样,骗人吃食,在人间太子家里混吃混喝,扒着零食袋偷吃,顺便传音给自己的弟弟,问他的去向。


太子挂了一朵小球在玄剑上,就像是年少情窦初开把喜欢姑娘的物件挂在自己的贴身物上,蔡徐坤还不甚满意,留了一朵放在自己的衣兜里贴身带着。


“桃花清香,又有驱除邪魔厄运的功效。”蔡徐坤看着剑上的小球,满意地点头,如此甚好了。


也不知是好在哪里了,龙族太子以战神之名著称邪魔看到他都要逃跑,哪里需要桃花来驱魔了,至于气运,龙族气运那是三界出了名的好,桃花能给他带来的好运聊胜于无。



朱正廷是不知道蔡徐坤那里的动作。他拿了蔡徐坤给他买的零食,坐在床上,先看到了自己挑的巧克力,蔡徐坤给他连带的那些小甜食朱正廷扒拉一下,就放过了,伸手抓了巧克力,朱正廷抓了一颗,撕掉包装,塞进嘴里,纯度高的巧克力并不甜蜜,在舌根蔓延开,朱正廷哼哼着想吐出来,想起自己和蔡徐坤的保证,苦着脸又吞下去了。


“蔡徐坤这个小气鬼。还真没说错。”朱正廷在袋子里翻了一个糖果,粉色的包装看起来应该是不会有错了。朱正廷撕开包装,塞了一颗进嘴里,满意地眯起眼睛。躺在床上,勉强原谅蔡徐坤,他挑的糖果还是不错的。
蔡徐坤第二日来叫小桃花起床的时候,对方已经坐在床上吃零食了,蔡徐坤看着被打开的巧克力,估计也就吃了一颗吧?蔡徐坤装作不知道地指了指巧克力,“分我一个?”


朱正廷动作一僵,还不知道蔡徐坤是在逗他,不想让蔡徐坤试吃这个难吃的糖,如果他笑自己了怎么办?


“贝贝?”蔡徐坤弯下腰,伸手自己捡了一个,“这么小气的吗?我自己拿。”蔡徐坤把巧克力送进嘴,朱正廷抬头看他,眼里带着一丝害怕和幸灾乐祸。


蔡徐坤眼睛都没眨,还频频点头,看着他,朱正廷疑惑,“贝贝,挑的果然没错。很甜。”


“啊?”朱正廷疑惑地看着圆鼓鼓的金球,又塞了一个进嘴,蔡徐坤得逞地轻笑,朱正廷皱着眉毛,蔡徐坤挑了个桃子味的糖果对进他的嘴里,朱正廷瞪了他一眼,眼珠转了一圈,蔡徐坤摁了一下他的脑袋,“还说甜吗?说我小气?”


“勉强算你对。”朱正廷嚼着糖果,往前挪了一步,“你要带我去游乐园的对吧?”蔡徐坤拍拍他的脑袋,小桃花真是可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讨一个回来养着。


“我带你去坐人间的高铁。”蔡徐坤把他牵起来,朱正廷光着脚踩下床,蔡徐坤想帮他找鞋,对方已经手指一点变出了鞋子。蔡徐坤有些失落地看着他脚上的鞋子。牵好他的手,“走了。”


朱正廷低头看他们交握的手,“我也不是小孩了吧?”都好几千岁的人了。虽然比起他姐姐不算什么,但也不是小儿需要牵手过马路了。


“贝贝不要乱跑呀。”蔡徐坤把他的手握紧,私心满满,朱正廷考虑着自己到底算什么处境,蔡徐坤伸手揽住他的腰,一个瞬移之术,到了高铁站。


“有这种办法干嘛还要坐这个?”朱正廷拍开他的手,蔡徐坤点他的头,“你就是不懂,来人间不体验一番,就回去你的蓬莱仙岛,下次出来这些东西人间了不一定再有了。”


“少来。哄骗我没来过罢了!”朱正廷跟着蔡徐坤进了车厢,和蓬莱的仙车有什么差别。


“那你且下车,我给你定方位,你就按那个去了,而我,就坐这个。”朱正廷别过头,凑在蔡徐坤旁边,“坐就坐。”


“口是心非。”蔡徐坤点了一下他的头,朱正廷摇晃着头,看他。“桃花妖不打逛语。我们一向从心。”


“如此,甚好。”高铁过了隧道,城市的风景闪现出来,蔡徐坤指了指窗外,“蓬莱的小桃花,见过这凡间盛世吗?”



朱正廷凑近了一些,开始观察,蔡徐坤忍不住轻笑,还是个孩子一样的什么都好奇。


迪士尼的人在工作日不算多,朱正廷看着颜色艳丽的游乐园觉得有趣,“那个黑色的是耗子精?”


“那是米老鼠,凡间的动画人物。”蔡徐坤看着活蹦乱跳的耗子精,桃花妖一点都不懂儿童乐趣,“那个鸭子精呢?”朱正廷指了一下唐老鸭,蔡徐坤无奈的看着他,“唐老鸭。”


“这又是什么名字?”朱正廷眨眨眼,“车上的是仙女么?”


“是公主。”蔡徐坤看了眼微笑的白雪公主,提着裙摆冲着孩子们微笑。“公主?”朱正廷想起自己见的公主。不曾见过这种。


“不是蓬莱公主那般。”蔡徐坤知道他想起来谁,“那是哪般?”朱正廷歪着头看他,蔡徐坤心神一动,把他的头摆正,“你只知道她们都不是真的就好。”


“凡人都喜欢假公主?”朱正廷还想问,蔡徐坤把从售货店里买的米奇棒棒糖塞进他的嘴里,“我们去坐过山车。”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还要我吃甜耗子精。”朱正廷抓住他的衣角,蔡徐坤捏住他的脸,扯着他,“傻子。你问这些作甚。”


“为什么没有见桃花妖?”朱正廷不满地瘪嘴,蔡徐坤指了指他,“这不就是桃花妖。”


“不算数!凡人不喜欢桃花妖吗?”蔡徐坤带他到了过山车的地点,朱正廷上车前还在提问。蔡徐坤帮着他把安全带系好,“凡人不懂欣赏,他们也不知龙族。”



“没见识呢。”朱正廷的声音随着过山车呼啸被掩盖,蔡徐坤听到了哭笑不得,他是怎么想的放下了自己在凡间的产业,帮蓬莱岛带孩子。


“再来一次!”朱正廷下车后红着脸,抓着蔡徐坤的肩膀,蔡徐坤看着小桃花脸色绯红,眼角飞扬带着被风吹的一丝水雾,“还来?”


“还来!”蔡徐坤哪能想到这句还来响了一个下午。他陪着小桃花坐了迪士尼所有高空项目,对方兴奋不已。“那么喜欢过山车。”蔡徐坤把买来的果汁递给他,朱正廷眯着眼睛打哈欠,“刺激呀。”


黄明昊找到他哥的时候,恰好被范丞丞追到了屁股后面,他哥倒是快乐,靠着人家龙族太子。喝果汁呢。


“正廷哥!”黄明昊小跑两步,蔡徐坤看到柳木还有些呆愣,听到他的称呼,琢磨,是不是蓬莱仙岛的小神仙过来抓他回去修炼了。


“唉?”朱正廷看到了后面显眼的范丞丞。站起来把黄明昊保护在身后,蔡徐坤眯了眯眼睛,看了眼后面的天庭上将,“丞丞?”
范丞丞看到他哥还有些犯怵,自己偷追黄明昊被发现了?“坤哥,好久不见!”


“你又欺负人家柳木?”蔡徐坤看着靠在朱正廷背后的黄明昊眯了眯眼睛,看起来黄明昊更像是小桃花的小辈。


“他……我……”范丞丞手指乱指了一通,叹口气。“我错了。”


“你就是怕了我正廷哥,不然刚刚你还说要拔我叶子!”黄明昊探出头,朱正廷瞄了一眼蔡徐坤,心虚地低下头。“住嘴了。”


“贝贝?”蔡徐坤知道小桃花是在骗他了,对面是个小神仙,不算是小花妖了。


“正廷,向太子和上将道歉。我会带昊昊回蓬莱管教。”朱正廷汗毛竖起,抖了一下抓着黄明昊的胳膊就跑。蔡徐坤还没来得及拦,对方就瞬移跑了。


“额……坤哥?”范丞丞试探地看着蔡徐坤,对方看了眼范丞丞,心里算了算日子,“马上就要天帝寿辰了,蓬莱岛自然会去。”


“你到时候就管好自己的手。”蔡徐坤拍了一下他的手,“那你呢?”范丞丞看着他哥。蔡徐坤无奈的摇头,“我去抓那个小骗子。”


“没什么天理了。”朱正廷翻了个身,黄明昊坐在他的床边,把桃花仙送来的礼服拍了拍,“桃花姐姐说了,天帝寿辰不可不去。”


“那龙族太子打我,我也要去讨打吗?”朱正廷抬手,指尖生花,桃花朵朵而出,黄明昊觉得有趣,点了几朵柳叶映衬,朱正廷抬头看了他一眼,“都怪你惹事了。”


“是我不对。但是骗人的可是贝贝。”黄明昊哼哼着,把白色礼服再次绽开,衣襟上绣着一簇一簇的桃花,“你要怎么和人交代?这幅样子互通小名,倒像是定情。”


“少来。”朱正廷知道躲不过。起来把他推出房门,“我去我去还不行,你别毁我清誉。”


“你就是心虚!”黄明昊总结,朱正廷翻了个白眼,“我桃花,实心的。”



“天帝寿宴,本就是三界盛事。你突然说不来,贝贝要是得罪了天帝,我们蓬莱仙岛也麻烦。”桃花仙带着朱正廷和黄明昊入座,看到对面的龙王点头微笑,朱正廷眉头一皱,也不见太子。


“那龙族太子怎么没来?”朱正廷玩弄着手里的杯子,在寿宴上扫了一眼,愣是没能看到那个所谓的龙族太子。莫不是躲着我?


“你管人家作甚,贝贝,你也不是一届小妖了,年纪也不小了,还一副小孩样。”桃花仙敲了一下他的头。朱正廷疼的咧嘴,都说我像小孩,蔡徐坤那个眼瞎的还以为我是刚化形的小妖,朱正廷摩挲着酒杯,天帝的寿宴连酒杯都是海底深渊的寒玉所做说是可以喝到最清凉的酒,这龙宫的献礼,至于蓬莱岛,朱正廷觊觎了几百年的万年仙酒被姐姐送出去他还委屈着呢。


“晚辈见过桃花仙。”蔡徐坤和范丞丞一同入场,看到了蓬莱仙人自然是要打招呼的,手执配剑向桃花仙行了礼,桃花仙眼尖,看到了一个粉色的团闪过,还没反应过来呢,朱正廷先拍桌子占了起来满脸通红,“太子好。”


“是贝贝啊。”蔡徐坤眼里带笑,看着对方更加羞赧,眯起来眼睛,“那日你还未告诉我你的真名。”朱正廷剜了他一眼,把我送的桃花做剑配饰,又叫我的乳名,姐姐要怎么想?


“怎么,正廷诓骗了你?”桃花仙看着朱正廷反应过激猜到一些,那个粉色的小球桃花仙也看清了,是桃花所做的小球,圆溜溜的带着朱正廷的灵力,蔡徐坤低头,抿着嘴,没马上回答,桃花仙也算明白了,自己家弟弟怕不是辜负了人家太子,可怜人家太子对他一片深情,桃花仙看眼凶神恶煞的弟弟,拍了他一掌。


“太子要是知道了正廷小名就无需再知道大名。”桃花仙握住太子的手,“我们家弟弟有时顽皮,但是为人还是没有问题的,一向正直,隐瞒姓名也是为了逃避非分之想的歹徒,如今先知道了小名也是一种亲近。”


“徐坤恐冲撞了小神仙。”蔡徐坤知道桃花仙定是误会朱正廷对他情骗,蔡徐坤本就不想追究,不过有送上门的好处他也不会拒绝,他对朱正廷也算不上心思单纯,桃花仙愿意帮忙就更好了。何况,这个小骗子也算不上无辜。“冲撞什么?”桃花仙把他拉出来,“你尽管叫贝贝,正正,廷廷都可以。”


“是吗?贝贝?”蔡徐坤凑近了去看他,朱正廷躲开半步,蔡徐坤觉得捏了捏他的脸,“怎么生气了?”


“没有哦。”朱正廷看他,叹了口气,“之前是我过分了。你生气了吗?”


“没有哦。”蔡徐坤点点他的脸,“寿宴结束后,可以请正廷留步吗?”朱正廷红着脸点头,一侧头,对上了好奇的范丞丞,更觉得丢脸了,几千岁的人了,可不能这样让人看热闹,“可以。”蔡徐坤得偿所愿,带着范丞丞进入了自己的席位。



天帝的寿宴节目颇多,朱正廷却觉得坐如针毡,对面的蔡徐坤也不看旁人,就撑着头看他,偶尔小酌几杯,桃花仙和黄明昊都很投入,没人发现蔡徐坤的视线,朱正廷不敢看他,范丞丞c侧头看到了蔡徐坤拿着酒杯轻笑,“怎么?蓬莱岛的酒那么好喝?”


“蓬莱岛的桃花酒,真是不错啊。”范丞丞点头,蔡徐坤低头转了转酒杯,看到对面躲闪的朱正廷,噙着微笑看他,朱正廷看到他意味深长的眼神,猜到他在喝桃花酒了,不知怎么的就觉得难受,挪了挪自己的位置,也不知道是谁准备的座位偏偏对上了龙宫的人。


“莫要看了,再看就开花了。”范丞丞拍了一下蔡徐坤,太过明目张胆了一些吧?“桃花真好。”蔡徐坤点头,范丞丞哼哼着转头,植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等到寿宴结束,朱正廷觉得自己快成为一块桃花糕了,脸烫的很,蔡徐坤这个不要脸的,朱正廷一下子就感应到了自己留给蔡徐坤的桃花在哪,摸了摸脸,快步走向蔡徐坤,“蔡徐坤。”


“贝贝?”蔡徐坤回头就看到了朱正廷,到嘴边的乳名,朱正廷一个顿,差点摔了,“你住嘴,那个小球怎么回事?”


“不是贝贝送我的吗?”蔡徐坤看着他,举起手里的配剑,“好看吗?”


“你知道这样是什么意思吗?”朱正廷没想到自己随手送的东西还能被他挂起来,这算什么?朱正廷凑近了想去讨他的桃花,蔡徐坤一抬手,躲过了他的手,“贝贝送的东西还有收回去的道理吗?”


“没有,可是你……”朱正廷往后退了一步,蔡徐坤笑着牵住他的手,“你不是问我这是什么意思吗?”


“这是我心悦你。”蔡徐坤把配件上的球放在他的掌心,“贝贝还要收回去吗?”


“不……不了。”

“那我送贝贝一个礼物好不好?”蔡徐坤抬手转身化为了金龙,朱正廷倒退一步,“怎么?”


“贝贝,不是喜欢过山车吗?以后我就做过山车,带你游遍四海。”


“谁说我要了?”朱正廷摸上蔡徐坤粗糙的鳞片,“蔡徐坤,你低头。” 金龙弯下头颅,朱正廷摸着他的犄角,指尖生花,一瞬间犄角上开满了桃花,“这才好看些。”


“贝贝,这样还收礼吗?”


“勉为其难吧。”





END


我搂住了他,第一次接触到了他的实体,他的身体冰冷,带着机器的无情,他是脱离凡间的完美,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过去他都叫我徐坤,这是我对他的设定,这次我想把他的设定改成坤,单单一个字,看起来我们默契了许多,亲近了许多,不再是我一个人的臆想,他抚摸着我的后背,我知道这是他第三条程序安慰他的宿主,我想亲吻他,想对他说一万字的情话,他可能会给我一个微笑,我知道这是程序,他对我的反应都是程序,我突然开始恨这个理性的,高科技的世界,让我对他的感情永远属于自己的,他不会对我共情,不会与我沉沦,他拥有理性,我沉迷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