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不要再提

【坤廷】后来的我们

我只希望你们以后的每一天都要快乐。




01


在某处另一个你留下了,

在那里另一个我微笑着,

另一个我们深爱着,

代替我们永恒着。


02


轰鸣的礼炮,热情的欢呼,蔡徐坤下台的脚步都是虚的。他站在台阶上深呼吸喘着粗气,他摸着自己本来应该早就染成黑色的头发。后台的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到他的不妥。


蔡徐坤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下一下的抽痛着,大脑神经刺激着他的意识,他应该坐在回家的路上,刚结束了演唱会,和他的旧友告别后,他坐上保姆车后,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后台,蔡徐坤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手脚冰冷,他很紧张,很害怕。


“坤!”有个明亮的声音呼喊着他的名字,蔡徐坤一顿,男孩像是找到了主人的小兔,一下冲到他的怀里,男孩的手是滚烫的,蔡徐坤被莫大的温暖拥抱了,男孩在他的怀里轻轻地蹭了一下他的肩头,“恭喜出道。”男孩的声音像是菜板上被碾碎的洋葱惹人眼红,蔡徐坤的眼睛酸涩,他抱着他,小心翼翼地手环住他的后背。


是做梦吗?蔡徐坤心想,朱正廷抬起了头,眼角弯弯,“我们去个没人的地方。”他拉着他的袖子,蔡徐坤顺从的跟着他,朱正廷把他拉进后台的更衣室,朱正廷一下子钩住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嘴唇,蔡徐坤一愣,朱正廷很快松开了他,“答应了你,一起出道就亲你一下。”


“我怎么不记得…”朱正廷瞪圆了眼睛看他,仿佛用眼神在骂他,蔡徐坤摆摆手,像是要投降,“是你的初吻吗?”朱正廷霸道的插着腰看他,蔡徐坤摸了一下自己嘴唇,“当然是啊。”他一边回忆着自己出道夜是不是真的被朱正廷占了个大便宜,一边笑着看他。“那你呢?”


“当然是啊。”蔡徐坤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如同遇到了火的棉花糖,一下化了流出甜腻的夹心来,朱正廷别过头不看他,蔡徐坤打量着他红透的耳朵,确定了自己出道夜没见到这么可爱的朱正廷,“杜总不是要你们明天去泰国拍摄吗?你还不准备休息一下吗?”


朱正廷疑惑地抬头看他。蔡徐坤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朱正廷摸了一下他的额头,“谁和你说的?”朱正廷摇摇头看他,“蔡徐坤,少看微博的假爆料好吗?”蔡徐坤张了张嘴,心想是不是杜华还没通知他,又觉得不太可能,一会儿朱正廷就该和范丞丞黄明昊他们一起离开,去酒店附近的机场。


“我们首要的任务当然是去美国啦。”朱正廷拉着他的手把玩,蔡徐坤权当他在开玩笑,朱正廷却开始自顾自地继续念叨,他的话一向很多,蔡徐坤颇有耐心地看着他,不论是在组合一起活动的时候也好,在大厂里也好,后来无数次在微信上聊天也好,蔡徐坤大多数时间都在听他说话。


“我警告你哦,虽然我们在一起一个月了。但是丞丞他们是不会让我们两住在一起的。”蔡徐坤猛地被打了一拳般懵了,他拉着朱正廷的手,“什么在一起?”


“蔡徐坤,你今晚很奇怪。”朱正廷抬头看他,突然吓了一跳,“你的头发怎么变成黑色的了?”蔡徐坤借着镜子看到了自己,是一年半后的自己,穿着出道的衣服,结束了解散演唱会的自己,朱正廷摸着他的头发,“怎么做到的?”


蔡徐坤对上他澄澈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回到了过去。朱正廷为什么会说他们在一起了,蔡徐坤努力的回想着细节,朱正廷已经靠在他的怀里,开始探究他是不是生病了。


“杜华没让你们七个人一起出道?”蔡徐坤抓住了重点,朱正廷摇摇头,“怎么可能啊?出道签了合同,我们肯定是跟着ninepercent啊?”


蔡徐坤摇摇头,“不对。合同是平行合同,你们明天要去泰国拍广告,我们现在也不会去美国。”朱正廷有些不高兴了,他手捧着蔡徐坤的脸,“你在说什么啊!”


“明天要去LA,拍团综,录制新的EP。”朱正廷敲敲他的脑袋,蔡徐坤呆愣愣地看着他,“你说我们在一起了,什么时候?”朱正廷皱着眉看他,很不满意,“三月十八!我生日!蔡徐坤我会跟你说,我是很注重仪式感的人,你要是忘记了我的生日还有纪念日,我绝对会生气的。”


生日,生日,蔡徐坤僵硬着听他说,那天蔡徐坤确实考虑过要表白,但是他没有成功,朱正廷那天心情很不好,蔡徐坤没能开口。


“你那天开心吗?”蔡徐坤突然冷静了下来看他,朱正廷被打断了话头,开始思考,“额,开心吧,刚好录制推迟了一天,不然我那天肯定哭死了。”


“啊,推迟了。”蔡徐坤自言自语,朱正廷点点头,笑嘻嘻地去看他,“感谢你那是我最开心的一个生日。”蔡徐坤安静地注视着他,他意识到了不同,这是另一个蔡徐坤的世界,也是另一个朱正廷的世界,他没有经历难过的生日,没有抱着乐华的弟弟哭的声嘶力竭,也没有在出道第二天飞往千里之外的泰国,去美国的日子提前了。蔡徐坤心想,这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朱正廷靠在他的怀里,“蔡徐坤,我不会讲英语哎。去美国你要帮我哦。”蔡徐坤点点头,没说话,“你这个头发要怎么办啊?突然染黑了,你怎么做到的啊?”


“明天就会变回来了吧?”蔡徐坤摸了一下头发,希望明天他回去,把另一个蔡徐坤还给他。


“蔡徐坤你今天好奇怪。”朱正廷坐起身,凑近了看他,“心情不好吗?”蔡徐坤摇摇头,“只是感觉很久没见你了。”


蔡徐坤计算着,出道后他真的很少见到朱正廷了,彼此都有跑不完的活动,也认识了不少人,被质疑,被喜欢,被辱骂,被疼爱,蔡徐坤在演唱会台上的时候还在可惜没和他正经的留下一张合照,也没留下什么回忆。


蔡徐坤看着怀里的朱正廷,觉得自己有些卑鄙,偷了另一个蔡徐坤的朱正廷,但是他真的很久没看到这样的散发着光芒的,什么都不怕的朱正廷了。出道后他学会了自己应对媒体,也开始学习英语,自己出门。


“你今天还哭了呢。”朱正廷有些无奈地掐了一下他的脸颊,明明就是小孩嘛。朱正廷握住他的手,“下次不许哭了。”蔡徐坤望着他,像是看到了一年半后的朱正廷,留起来长发,拥有了一堆宠物,蔡徐坤总觉得他是孤独会死星人,所以养了无数地宠物来陪伴他。


“你也哭了呢。”蔡徐坤回想着在台上噙着眼泪看他的朱正廷,在后台和他挥手的朱正廷,朱正廷瞪圆了眼睛,“今天我忍住了。”蔡徐坤笑了一下,“解散的时候也不许哭。”朱正廷结结巴巴地不肯答应,估计自己也猜到了会哭,蔡徐坤叹了口气,“没事,你哭了我给你擦眼泪。”朱正廷勉强答应了,蔡徐坤哄着他去门外答应找他的工作人员,乐华要带他们回酒店。朱正廷依依不舍地牵住他的手。


蔡徐坤安慰他,“去吧明天醒来的我会更爱你的。”朱正廷闹了个红脸。蔡徐坤送走了他,也准备回酒店洗漱,刚坐上保姆车,蔡徐坤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等他醒来,保姆车已经开到了高速上。蔡徐坤摸着自己的黑发拿出手机。


朱正廷几分钟给他发了消息。


“谢谢你为我擦眼泪。”


蔡徐坤一愣,保姆车的司机看他醒来,低声叫了他一句老板,问他是不是喝醉了,蔡徐坤问怎么了,司机唯唯诺诺,“刚开车你就说要下车找队友,底下粉丝那么多…”蔡徐坤猜到了大概是另一个蔡徐坤来到了这里。


蔡徐坤摩挲着自己的手机,想了很久,才回复了朱正廷,“不用谢,是我答应你的。”他大概能想到另一个在团体里过了一年半的蔡徐坤也有些对自己男朋友的任性的爱护,是现在的蔡徐坤所没有的魄力。就算发现了自己不是像记忆里一样过的一年半,答应了他的事还希望是自己去完成。那会是什么样兵荒马乱呢?蔡徐坤想象着他跑下车,去朱正廷保姆车面前,认真的擦去他的眼泪,朱正廷错愕地看着他,蔡徐坤再自己慢慢走回保姆车里。


蔡徐坤靠在车上考虑另一个蔡徐坤会不会气急败坏发现初吻被自己夺走了。蔡徐坤想着又觉得嫉妒,他也替自己做了想做的事呢,就算扯平了。



还要替他好好地幸福下去,蔡徐坤想。这样才不吃亏。



03


“这不算!”蔡徐坤醒来后拖着行李和朱正廷去机场的路上,知道了初吻的事,他抓住朱正廷的手臂,看着他,“要重新亲一次才是初吻。”朱正廷奇怪的看着他,“你发什么疯啊,蔡徐坤。”


蔡徐坤想解释,又想起来昨天他的小兔子一个人在保姆车里哭,他拉开车门时对方还惊到了,又舍不得告诉他这个故事了,他趁着朱正廷不注意,亲了一下他的嘴唇,“以后你的眼泪都是我擦。”


“好啦,好啦。”朱正廷点点头,有些无奈地看他。


04


无论是 后来故事 怎么了

也要让 后来人生 值得







END

这不就是高中学长吗?年段第一还在运动会摘金夺银的学长。

飒到无法言喻。

才发现,夜莺是被限流了吗?


唯一一篇有关自由的文章却被lof限流了。


唉……


突然发现是2014年5月21日喜欢上你们的。


……偏偏是今天。


弟弟,你嗓子还要不要了?


😭😭笨蛋小源


@ 蔡徐坤


坐拥爱的同时,会有利剑相随。


我的小孩你不必害怕。


无不散之宴席,祝后会有期。


【坤廷】夜莺

*出道贺

愿你们不做世俗的夜莺,只做飞翔的鹤。



童话故事

开放结局







  01

“那个小伙子是谁?”蔡徐坤难得提起精神,从软塌上坐起来,看向舞台中央的舞者,一个穿着白衣在琴声中用身体在与音乐共乐的人。

“国王陛下,那是来自雪国的舞者,今晚的晚宴伯爵大人邀请了他们。”蔡徐坤眯起眼睛,看向台上起舞的人,“有人夸过他的舞蹈吗?”

“颇具盛名。陛下。”大臣随着国王的目光看向台上在鼓点中翻滚的舞者,下一个动作里,在悠扬的旋律中他仰起了头,露出完整的颈部,大臣好像感觉到他就流泪了,一滴泪悄无声息地在竹笛停下的那一刻落下。

大臣的心揪了一下,蔡徐坤蹙眉,看向舞者最后一个跪下的动作,在他的膝盖敲击舞台的那刻,全身像是失去了知觉一样酥麻,一个优秀的舞者能够做到共情观众。

“或许,我们能请他进宫小住几日,他是个不错的舞者。”大臣颔首低眉,也不好再说什么,国王有个音乐病大家都知道,沾边的舞蹈也不会错过就是了。

一曲结束,高雅的舞者走下了舞台,蔡徐坤站起来,看了眼台上继续的表演,大臣赶紧跟上,蔡徐坤摆摆手,指了一下后台,“我自己去就足够。”

“陛下,我怕会冲撞了您。”大臣惶恐,蔡徐坤倒不在意,转身离开了贵宾室,大臣叹了口气看了歌舞升平的大殿,陛下一向如此遇上音乐的事就有些任性了。

待蔡徐坤进入到后台时,小舞者被簇拥着恭喜,几个人拥抱着小舞者,还有个看起来和蔼的先生捏了一下他的脸,“不错,正廷,今天演出很完美。”蔡徐坤远远看着笑着和同伴示意的小舞者,原来以为会是个高傲的天鹅。没想到下台看起来人缘还算不错。

“陛下?”突然有人惊呼,蔡徐坤皱眉,冲他们点点头,几个人退开站好,先生把朱正廷拉到了自己身边,“陛下光临我们的后台,真是令人意外。”

“我来邀请刚刚那位优秀的舞者来我的宫殿做客几日,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蔡徐坤指了指朱正廷,朱正廷张大了嘴,看着蔡徐坤,也不知道自己是走什么运能被国王一眼看中。

“自然是盛情难却。”朱正廷低头,伸手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向国王鞠躬,蔡徐坤听了大笑,“表演过后,我会在王宫设宴,不知道您有空吗?或者说舞团的各位有时间吗?”

朱正廷看向他的老师,先生也是受宠若惊,点头,“早就听闻国王在音乐上格外惜才,今天亲眼所见才体会到您对音乐的热爱。”

“我如果不出生在王室,我或许会和你们一样四处演出,做一个艺术家可比国王快乐多了。”先生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推起鼻梁上的眼镜,“国王拿我们开玩笑呢。”

“哦,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蔡徐坤看向朱正廷,“我叫朱正廷。”

“我叫蔡徐坤。”蔡徐坤伸出手,朱正廷有些犹豫的握住,“国王陛下的名字很好听。”

“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蔡徐坤似乎很受用他的夸奖点点头,然后拍拍他的后背,“你刚刚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我想再没有人比你更加接近神殿。”朱正廷第一次被人这样露骨的面对面夸奖,耳朵迅速蹿红,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愿意和我先行一步吗?”蔡徐坤指了指门口,朱正廷回头看了眼老师,对方明白这是朱正廷的机会自然不会阻拦。朱正廷点点头,蔡徐坤满意地指了指门外,先行一步出了门,朱正廷紧随其后,二人从后门碰上了伯爵大人,“小鬼,我先走一步。”蔡徐坤冲他挥挥手,“感谢你的邀请。”

“都是兄弟,搞这套。”伯爵不在意的挥挥手,看向后面的朱正廷,“你也走好呀,小领舞。”朱正廷点点头,“谢谢伯爵先生。”

“没什么,你跳得好。”小鬼甩头,转身进了宴会大厅,早有人在后门等着国王,朱正廷坐上火车蔡徐坤塞了一个靠枕给他,“在这里过得还习惯吗?有什么不舒服或者是不适应的,我可以帮你解决。”

“不必了,国王陛下。我在这里很习惯。”朱正廷摇头,看向窗户外渐渐远去的伯爵城堡,“伯爵先生很热情,也把我们照顾的很好。”

“小鬼是挺贴心的一个人,尽管他看起来好像粗心大意。”蔡徐坤点头,朱正廷回头看向国王先生,有一丝惶恐不安,对面这个人统治了整个王国怎么会想和他做朋友,明明他除了跳舞也没什么可说的擅长之处了。“国王陛下,为什么会屈尊邀请我?”

蔡徐坤第一次被人问这样的问题,好像自己是不怀好意一样,虽然自己问心无愧,但是对上舞者明晃晃的,不带任何修饰掩藏的眼神,他又莫名其妙的感觉心虚,“我喜欢音乐,或者说我热爱做一个音乐家超过了做国王。”

“可是怎么会有人不希望做国王?”朱正廷看向渐渐接近的王宫,他不明白国王陛下的烦恼。

“无人为我舞蹈。”蔡徐坤看向王宫,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我喜欢提琴演奏,最喜欢小提琴,因为它不用让我在一个地方坐着不动。我可以在屋里走动,但是没人敢听我的弹奏,没人会对我的弹奏做出评论。因为我是国王。”

“也没人会为你的音乐起舞?”朱正廷似乎有些明白了蔡徐坤,他有些可怜地看向国王,“我可以为你的音乐伴舞,只要你不介意。”

“是吗?”蔡徐坤看向他,对方闪着眼睛,像是夜明珠,即使在黑夜也不会失去光亮。蔡徐坤觉得自己的邀请很有价值。对方似乎是个年轻的未涉世的舞者,他对自己保有真诚,也毫不胆怯自己的地位,他像是某种小动物,有大无畏的勇气。

“你愿意的话。”朱正廷点头,蔡徐坤自然不会拒绝,也许是音乐让他敞开心扉,也许是他看到对方表演后就有种冲动让他为自己跳一曲,不是表演,而是合作。蔡徐坤自从成为国王之后,他和音乐基本失去了缘分,不是没有找过其他舞者,但是他们和朱正廷不一样,不是太过害怕就是过度奉承,感觉连艺术都受到了玷污。蔡徐坤之后再没寻求过音乐上的合作,不过爱看。

大多时候他都是隐藏身份去的,舞者属于舞台,但是如果有人告知舞者你的表演会有国王观看,舞者就属于他忐忑的心,大多时候国王看到的表演拥有完美的技巧,但是缺少饱满的情感,蔡徐坤知道朱正廷就是他的夜莺,他的实力是顶尖的,他的感情让蔡徐坤感受到了共情,他忍不住向舞者做出了邀请。舞者同意了,让他欣喜若狂。

朱正廷在皇宫受到了最高的礼遇,蔡徐坤把他安排在了皇后的住所,因为那里是离国王最近的地方,虽然说国王还没有娶妻这还是有点让朱正廷为难,他觉得这样不太好,但是蔡徐坤劝服了他。朱正廷想既然皇后还没有出现,他这也不算什么吧?

“正廷,你的老师们和成员来了。”朱正廷收拾完行李在屋里小小的休息了一会,蔡徐坤来叫他的时候朱正廷握在沙发上,腿上还枕着一本童话书,蔡徐坤感叹他的童心未泯,还是轻轻地把他叫醒了。

朱正廷迷糊着张望,蔡徐坤看着他的样子,点了一下他的额头,朱正廷神色清明起来,缓缓地起身,蔡徐坤看着他乖乖地弯腰穿鞋露出一小块后脑勺,小小的发旋在他的头上都格外可爱。蔡徐坤想自己可不能爱屋及乌过了头。

晚宴的精彩程度自然不需要说,舞团对这位热情贴心的国王好感大增,他们夸赞蔡徐坤是真正懂音乐的绅士,朱正廷似乎觉得很有意思,“我看他们觉得您是一个很有钱的国王,至于音乐,他们只是奉承罢了。”

“是吗?你比我想的要有趣。”蔡徐坤看着换上舞团制服的朱正廷,指了一下的袖口,“这白羽红喙的鸟是什么?”朱正廷袖口是东方的云鹤,素白的衣服让云鹤缠绕着袖口飞翔,蔡徐坤摩挲了一下云鹤的工艺。啧啧称奇。

“是云鹤。在东方是一种预示吉祥的鸟。”蔡徐坤点点头,伸手触碰了那只鸟,又握住了朱正廷的手腕,“我想你不介意听我的提琴曲吧?”

“当然。”朱正廷点点头,蔡徐坤拉着他的手,离开了宴席,“国王陛下比我想象的还要冲动一些。”

“也许。”蔡徐坤拉着朱正廷进入他的寝室,朱正廷看着金碧辉煌的皇宫还是发出了感叹,国王果然还是国王。

悠扬的琴声在他耳边响起,他侧耳去看他,国王的琴弦拉动着他的心弦,朱正廷对上国王深情的眼神,国王在等他起舞,朱正廷伸出了手,提琴的乐章进入了最激进的部分。

一曲结束,朱正廷坐在国王的床边喘气。国王放下了提琴,凑近了他,朱正廷觉得自己耳边还有提琴的声音,混合着今晚的葡萄酒味让他沉醉,蔡徐坤捧起他的脸,贴近了他的脸颊,“感谢你。”

“你就像夜莺一样让人心动。”朱正廷扬起头时他接受到了蔡徐坤最温柔的亲吻,他惊叫了一声,下一秒就躺在了国王的床上,国王找到了他的夜莺,夜莺在夜里婉转地合唱着,直到第二天清晨他才从国王的床上醒来。

“早安。”国王牵着他的手,朱正廷眨了眨眼睛,全身酸痛和沙哑的嗓子让他说不出话来。“早上好蔡徐坤。”

“生气了?”蔡徐坤帮他整理头发,朱正廷掀起被子,站起来,露出了光洁的脊背,“没有。我很荣幸。可是我该走了,蔡徐坤。”

“舞团今晚就会离开。”蔡徐坤躺在床上看他。朱正廷回头看他,穿上了昨晚的那件礼服,蔡徐坤看了眼云鹤,“你也要离开吗?”

朱正廷似乎又觉得自己太过绝情,回身去看他,蔡徐坤拉住了他的手腕,朱正廷跌在床上,蔡徐坤吻住了他的唇,朱正廷感觉到了他的不舍,他像安慰小孩一样,拥抱着蔡徐坤。

舞者逃出了他的寝宫,蔡徐坤现在他的寝宫前,拿出了他珍藏的提琴,他的夜莺是一只云鹤,琴声悠扬又悲伤。

舞者离开的时候国王现在宫门口送别他,朱正廷犹豫着靠近他,拥抱住了国王。

“蔡徐坤,我要离开了。”朱正廷回身的时候想起了什么,“国王以为他抓住了夜莺,其实真正的夜莺是国王,夜莺拥有翅膀,国王只有不能动的城堡。”蔡徐坤抬头对上朱正廷的眼睛,像是黑宝石一样的耀眼。

国王目送着歌舞团坐着马车离开了王城,叹了一口气。



那天夜里,王宫也驶出了一辆马车。在蜿蜒的小路里传出提琴的声音。

后来歌舞团多了一个提琴演奏者。



END

目前为止坤廷的糖,


我认为最甜的还是决赛高台拥抱和夜宵发微信。


微妙的不行的亲密。


生日快乐。


从去年到今年,以后的岁岁年年你都要幸福快乐。


你是我眼里的小孩,


是一定会得到自由与爱的小孩。


【坤廷】生日快乐

*提前发了。

本来码好的贺文改天再放吧

分享一个我很想在他生日放出来的小片段吧

我好喜欢他们友情的细节



01

从做练习生之后朱正廷就很少去在意自己的生日什么时候到了。

还在家人身边的时候朱正廷的生日是最大的事。父母姐姐们一个比一个在意,每年朱正廷都会提前开始期待父母今年送的礼物。

后来,出门在外,父母的礼物也会落下。但是朱正廷却不像小时候那种期待,也许是要烦恼的事太多了,他有时候自然而然地就会忘记这件开心的事。

22岁生日那天,朱正廷被簇拥的练习生们说生日快乐,有粉丝千里的祝福,快忘记了过生日的那种快乐的朱正廷再次体会到了过生日的那种幸福。

那天晚上他偷偷着给姐姐打了电话,姐姐在电话里数落他越来越瘦了,一点也不爱惜自己。朱正廷坐在转角的楼梯上点头,“弟弟,生日快乐。”姐姐终于停嘴了。朱正廷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是离开家人过的第一个生日。

坐在廊坊的角落里,朱正廷在欢呼和告别里度过了他的22岁,他回到宿舍的时候恰好碰到蔡徐坤,朱正廷往宿舍里看了一眼,“找他们吗?”

蔡徐坤看了眼朱正廷,抿嘴,“生日快乐。”蔡徐坤对着他露出了标准的白牙,朱正廷很少看到蔡徐坤大笑,他有些呆愣地看着他,蔡徐坤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傻了吗?”朱正廷摇摇头,看向他,“谢谢。”蔡徐坤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

朱正廷站在走廊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记住了那时候还是19岁的蔡徐坤的背影。

到了后来,朱正廷出道的那天,他无数次站在高台上,却没有这一次来得欢喜,鞠躬的那个瞬间他都觉得自己腿软。

他等来了。

蔡徐坤哭的像个小孩一样。

朱正廷抬头看那个位置的时候,蔡徐坤还在擦眼泪,过眼的那么多年,那么久的期盼实现之后,朱正廷没有想的那么兴奋,反倒有些迷茫。

出道……

朱正廷没想到马上就要出道一周年了,过去的一年,日子如流水,他就像个会思考的机器,机械地工作着。

大多时候干的是和舞台无关的工作,做爱豆不配拥有私人时间,中途姐姐过生日他也没能赶回去,大小的节假日也是在工作中度过的。

朱正廷没能亲自和蔡徐坤说生日快乐。公司让他们录视频,也不知道提前了多久,朱正廷站在摄像机前,不知道这样的祝福够不够格。

他对别人的生日向来是最在意的。

他像是小孩一样计算着,给蔡徐坤准备了礼物,在8月1号的晚上计算着时间,掐点给蔡徐坤打了电话。

“怎么了?”蔡徐坤有些疲惫地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

“生日快乐。”朱正廷欢快的声音让蔡徐坤安心,他有些好笑地说,“干嘛,打电话说生日快乐就够了?”

“礼物改天给你带过去。”朱正廷哼了一声,蔡徐坤点点头,才意识到对方看不到。

“你现在打电话我就不能回复别人给我的祝福了。”蔡徐坤移开因为消息振动的手机。

“那我才是第一个。”朱正廷得意的宣布,“ikun都没我快。”

“你作弊。”蔡徐坤无奈地回复他。朱正廷耸耸肩,“我这不算。”

“你作弊。”蔡徐坤压低了声音,像是抑制不住笑意一样,开始笑,朱正廷听着对面少有的爽朗笑声有些傻楞。

“谢谢正正。”蔡徐坤笑着回复他。

02

23:58

蔡徐坤:[图片]l

蔡徐坤:今晚的夜宵

朱正廷:😡😡😡😡

蔡徐坤:哈哈哈哈哈哈

朱正廷:我要拉黑你。

蔡徐坤:等一下

朱正廷:干嘛?

蔡徐坤:等一下再拉黑。

00:00

蔡徐坤:生日快乐!

蔡徐坤:我是不是第一个?

朱正廷:是是是,是我看到的第一个。

蔡徐坤看着手机朱正廷回复的消息,笑了一下,有些感叹地叹气。

蔡徐坤:是就好咯,也不枉我提前发消息给你,吸引你的注意力。

朱正廷:你好心机。

朱正廷笑着和其他几个过来祝他生日快乐的朋友宣布第一已经被人抢走了。

23岁,朱正廷今年的生日也过得很幸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