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更,鸽了会通知,没有属性,没有洁癖,别管我。

I need a doctor


这个团怎么不早点营业啊……


阿妈真的好担心你啊。


为什么小孩都喜欢逞强,


身体最重要不是吗!!!


天蓝埋了一个暗线,讲的是两对的be……


这次太赶了我改天修文补一下


【十一月也是谎言 13:00】天蓝

*感谢上一棒 @Juicy九寻

不虐不虐不虐

只是BE罢了。

童话故事

骑士坤×人鱼廷

01

猕猴桃帝国处于大陆的东部边缘,不大的一块土地,拥有高山和森林还集聚了几百万人,在最南边猕猴桃帝国贴上了蓝色的大海,传说森林里有精灵,高山上有雪人,大海里有人鱼。

蔡徐坤八岁的时候还相信所谓的传说,等到他十八岁在马背上和敌人交战了三十一次之后,没有精灵的庇佑,人鱼的祝福。他被加冕为骑士长的时候,在雪山之下的仪式他也也没听到雪人的怒吼。也就渐渐淡忘了所谓的童话。

本以为传说离他再远不过,直到他因为伤病到了伊索拉小镇养伤,十九岁的骑士长的仆人们在他海边的庄园旁捡到了一条人鱼。

一条纯正的人鱼,他的尾巴是澄澈的天蓝的,被捡到的时候,人鱼的尾巴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还流着血,仆人们企图去为他止血,但是人类的药物对于人鱼好像用处不大。

不过好在,人鱼的伤口在缓慢地凝血,渐渐好转,但他没有醒来,蔡徐坤把他放在了自己的泳池里,人鱼的恢复速度似乎加快了。

“你们盯着他,等到他醒了,派人去找我。我在伊索拉的图书馆。”蔡徐坤低头看着拥有金色秀发的人鱼,帮他把头发拨开,露出俊秀的五官,蔡徐坤点了点对方的鼻子,真是一个神奇的生物。

很快,骑士长先生就出门了,伊索拉小镇南端靠海的地方有一个图书馆,蔡徐坤猜测那里也许会有关于人鱼的书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有一天捡到人鱼然后把他带回家,蔡徐坤翻来一本在角落的书籍。

《人鱼传说》来自上个世纪著名冒险家AUGUST的作品,他在二十二岁航海的那年见到了人鱼,并且机缘巧合下了解到了人鱼。

人鱼是有智慧的动物,他们有一套自己的语言在水中依靠颈部的发声器传播,他们同时也能听懂人的语言,而且可以学习人说话。

通常的人鱼生活在深海,他们以种群为单位生活。AUGUST还发现了人鱼不能离开海洋太久,期限极限为三个月。

传统童话里人鱼爱上了人类,但AUGUST在书里写到人鱼是种高傲的生物,他们很聪明,大多拥有姣美的面容和动人的嗓音。如果有也只会是人类飞蛾扑火一样爱上人鱼。

“谨以此书,纪念我的火。”AUGUST在书的结尾这么写到,他在书籍里的语言克制科学,最后一句话却充满了感性。

蔡徐坤合上《人鱼传说》,抬头看了天色,他是午饭后出的门,如今已经黄昏了,仆人没来找他,他开始担心起自己捡的那个小动物到底有没有事。

在他回到家里的时候,仆人们围在水池边,蔡徐坤凑近时看到的是蓝色的人鱼,尾巴上的伤口还未痊愈,但是这不阻碍一条人鱼在水里翻滚、游动。人鱼在水里的表演十分精彩,蔡徐坤凑近了一步。

人鱼的天蓝色尾巴在夕阳的余晖下发出类似宝石的光彩,人鱼游泳时只露出光滑的脊背,对方肩胛上凸出的骨头和凹进去的脊椎骨,像是一朵双生的玫瑰花,蔡徐坤有些呆了,人鱼跃出水面,天蓝色的尾巴在天空划出一个圆弧。

待他落入水中时,溅起的水花,有几朵落在了蔡徐坤的脸颊上,他如梦初醒般看着人鱼,对方从水中出来露出了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睛,人鱼属于大概,所以他所有的颜色都取之于大海。

“是你救了我。”人鱼的嗓子还有些沙哑,也许是刚醒,蔡徐坤躲在水池边,人鱼游过来,向他伸出手,也许人鱼长期生活在海中,他们的皮肤就像是珍珠一样白皙。

“你醒了。”蔡徐坤握住他的手,人鱼的皮肤很凉,蔡徐坤一哆嗦,对方恶作剧一般露出了笑容,“我昏迷还有意识。你是骑士长,他们这么叫你。”

“你可以叫我蔡徐坤。”蔡徐坤点头,人鱼天蓝的尾巴在水里轻轻摆动,对方眨了下眼睛,“我人类的名字叫做朱正廷。”

“我以为你们人鱼不会人类的语言。”蔡徐坤看向他,人鱼摇摇头,“那是几个世纪前的事。现在人鱼会学习人类的知识以防在浅海时遇上人类。”

蔡徐坤蹲的有些累了,他坐盘腿在了水边,遣散围观的仆人。“你们在与时俱进?”

“你们不是吗?”朱正廷打量起蔡徐坤的庄园,看向他,“这可比我们学的人类建筑好看多了。”

“是吗?”蔡徐坤没想到收到了人鱼的夸奖,对方皱了皱鼻子,“我本来以为会更丑一些?没想到没有那么不堪入目。”

蔡徐坤低声笑起来,朱正廷不知道自己哪里好笑了,有些疑惑地看他,“你可以和我讲讲人类的故事吗?”

“如果你愿意听。”朱正廷迫不及待地点头,蔡徐坤看向对方水汪汪的眼睛实在无法拒绝。“明天吧。我想我现在应该进去了,我要吃晚饭了,你喜欢什么我叫仆人给你准备。”

“一些贝类就好了,如果有牡蛎更好。”蔡徐坤挑眉,他以为人鱼会喜欢鱼类。毕竟AUGUST曾在书里写到他曾用细腻的鱼肉引诱到人鱼过。

“人鱼不喜欢鱼,他们很腥而且很难捕捉。”朱正廷摇了摇尾巴,“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消息说人鱼喜欢鱼。”

“是一个旅行家,他终生都在寻找人鱼。”蔡徐坤倒是没想到这还有内情。朱正廷歪头看向蔡徐坤,“人鱼成年后都生活在深海,他的一生一定很无趣。”

“是吗?”蔡徐坤看AUGUST的书,并没有提到这点,“当然了你们不懂得还很多。”朱正廷得意地挑眉,“比如人鱼死后会变为泡沫,比如只有未成年人鱼才在浅海,成人人鱼更喜欢在深海。”

“为什么?”蔡徐坤本来打算先去吃晚饭的,但是朱正廷成功吸引住了他。

“因为,未成年人鱼的内脏没法接受深海的水压。”朱正廷靠在泳池的边缘,把头靠在边缘,“深海有意思吗?”蔡徐坤低头对上他天蓝色的眼睛,朱正廷眨眨眼,“听祖母说很好看,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进去看看。”蔡徐坤开始向往深海的景象。朱正廷点头,“我也想。”

“你还没成年?”蔡徐坤有些诧异。朱正廷摇摇头,“我还有一个月就成年了。到时候我要回家参加成人礼。”

朱正廷甩了甩受伤的尾巴,看向蔡徐坤,“到时候你会送我回去吗?”

“我会的。”蔡徐坤点头。朱正廷露出笑容,白色的牙齿就像是蔡徐坤在海边见过的贝壳一样好看。

“那到时候我就请你去深海看看。”朱正廷有些兴奋地蹿回水里。蔡徐坤看着人鱼在水里游动的样子,眯起了眼睛,也该吃饭了。蔡徐坤转身向他的房间走去。身后传来人鱼清脆的道别,“拜拜。”

“再见。”

蔡徐坤低头,没忍住笑出声,人鱼真是可爱的生物。

人鱼的生活很简单,对于朱正廷来说,他的生活就是在水里游玩,偶尔和蔡徐坤聊上两句。

蔡徐坤紧锣密鼓地在准备人鱼离开的事项,朱正廷的伤好的很快但是要好好的把人鱼送离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蔡徐坤安排了一支自己的亲卫兵,人鱼不能离开海洋太久,朱正廷已经出现了萎靡不振的迹象,偶尔有几天精神状态令他担心。

出海的那天,是个大晴天,蔡徐坤把朱正廷移到了船的夹板上,用木箱承上海水,装住了朱正廷。

朱正廷在船开航后就很兴奋。指路蔡徐坤要到某个海域,那是他的家族生活的地方。

“蔡徐坤,你来抱我。”朱正廷冲他伸出手,蔡徐坤走过去,把他从水箱里抱出来,湿漉漉的人鱼,把他的衣服带湿了。蔡徐坤看向怀里的人鱼。

“蔡徐坤,你是骑士长,你杀过恶龙吗?”蔡徐坤点头,人鱼凑近他的耳朵,“那你杀海妖吗?”

“我没有试过。”朱正廷摇了摇他的尾巴,“人鱼就是海妖。”

“是吗?”蔡徐坤看着海,“那我估计不会杀海妖。”

“为什么呀?”朱正廷看他,“因为舍不得。”朱正廷又开始笑了,蔡徐坤安静的看着人鱼,对方想起什么似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受伤吗?”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我的灵魂告诉我要到陆地上寻找一个人,但是我撞上了渔船。”

“你找到那个人了吗?”蔡徐坤看他,朱正廷点头,“找到了。”他抬起头亲了一口蔡徐坤,“就是你。”

蔡徐坤想抓住人鱼,但是人鱼已经跃下了夹板,消失在了蓝色的海洋里,蔡徐坤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吗?”

蔡徐坤抬头看向天空,天蓝色的天空和大海,还有蓝色的人鱼,宛若梦一般。









后记


丽娜是一个年轻看护,托她舅妈的福,她能够照顾年老的骑士长先生,骑士长先生的要求不多,而且脾气很好,她听过骑士长的很多故事,十八岁杀死了恶龙,受了重伤回到了家乡伊索拉,半年后骑士长回到了王城,并且致力于海洋保护项目。他维护了一个半个世纪的海洋,最后在晚年回到了伊索拉,那个靠海的小镇,丽娜能感觉到骑士长对大概的热爱,他每天都要到海边,丽娜会推着轮椅陪他看海。直到有一天,一朵蓝色的泡沫,飞跃了长长的海域,像是蝴蝶一样落在了骑士长的鼻子上,泡沫破了,骑士长突然大哭起来,发出悲伤的哭腔,从那之后骑士长再也没有要求去过海边。

“丽娜,你曾见过深海吗?”

“没有。”

“我在24岁出航邻国的时候遇上了风暴,船翻了,我跌入了深海。之后又奇迹的出现在了邻国的海滩上。”

“骑士长先生你见到了什么?”

“像那个天蓝色泡沫一样美丽的深海。”

End



下一棒 @弱小无助但是能吃鱼 啊啊啊啊啊啊是吃鱼老师。

奇妙的食光最后几分钟。老子居然在流泪。


大厂催泪弹。


不难听,买了就赚。

满脑子鹅。

又失去了一个十七岁的限定小源

十八岁生日快乐

刚哥的新歌很好听

今年的你在音乐上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每一年都很骄傲遇到你。

十八岁也要多唱歌多微笑。

今天的小宝真的好可爱。

我们团真的都是小神仙啊。


小神仙团为什么还不出团曲啊!


同桌和舍友的团都要回归了,妈妈好羡慕。


剪了头被夸好看的次数变多了啊。


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发型,但还是挺好看的。


有人找我夸,我都接受,什么圈子都有唉


最离谱就是有个认识的玩电子产品的哥哥找我夸了一句,好酷´_>`